網站首頁時政國際財經台灣軍事觀點領導人事理論法治社會産經教育科普體育文化書畫房産汽車旅遊健康視頻
登錄注冊

羅霄山裏的兩個貧困戶這樣甩掉窮帽

跟能人學技術 小額貸幫起步(脫貧故事)

2019年12月09日10:0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报
 

  核心閱讀

  缺技術、沒資金,脫貧的路子該咋走?湖南郴州兩個貧困戶羅桂前和廖迎翔的故事,就有解剖麻雀的意義。前者跟上了養殖能人,一對一幫,手把手教,慢慢解決問題、積累經驗;後者用上了小額貸款,審批快速、政府貼息,選好的産業順利起步。

  羅桂前和廖迎翔都甩掉了窮帽子。

  在脫貧路上,他倆都曾經犯過難。羅桂前沒技術,養雞一養就死;廖迎翔缺資金,想流轉土地種糧,錢不湊手。後來,是當地扶持産業送技術、金融扶貧來輸血的政策救了急,把他們拉到了增收致富的路上。

  最近,記者來到了羅桂前和廖迎翔的家鄉湖南郴州。郴州東臨羅霄,南接南嶺。位于羅霄山片區的桂東、宜章、汝城、安仁4個貧困縣,面積、人口約占全市的1/3,經濟總量僅占14%。因受多種因素制約,發展滯後,貧困人口占全市的61.8%,是脫貧攻堅戰中“難啃的骨頭”。

  2017年以來,桂東等4個縣全部脫貧,郴州全市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的10.7%,下降到如今的0.26%,全市累計脫貧44萬余人,442個貧困村全部出列,成爲湖南第一批貧困縣全摘帽的地級市。

  難啃的骨頭爲何啃下了?記者想從羅桂前和廖迎翔的故事講起。

  技術學到手

  從鬧笑話到養雞能人

  郴州桂東縣歐江鎮青竹村的單身漢羅桂前,前幾年因爲要脫貧,反而鬧出了不少笑話。

  “給他雞苗不會養,別人養大,他能養死。我們去看的時候,雞都餓得飛到我頭上來了。”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黃友蘭說。300多只雞苗,第一年就死了上百只。“都是還沒長到一斤半的雞,看著真心疼!”

  別人笑羅桂前,羅桂前卻心裏有苦。全家兩畝多地,自己體弱,還要照顧80歲的老娘。更關鍵,一點養雞的技術都不懂。喂啥飼料長得快、防病用啥疫苗、怎麽照料……全不明白。

  回想起養雞這件事,村裏還真是花了很多心思。脫貧靠産業,人人都知道。但是選什麽産業,怎麽搞産業,不能拍腦袋。

  1024人的青竹村,最初有338人屬于貧困戶,貧困率超過三成。“要是粗線條地搞産業就能成功,那就不會這麽多年還這麽窮了。”從廣東返鄉的村支部書記陳自文一早就知道這個道理。

  他和駐村工作隊隊長黃友蘭一商量,還是得帶著大家去外面見世面。村裏派了7個人到郴州市郊有名的“雞蛋哥”鄧小東那裏學養雞。從保溫到疫苗,從建雞場到選雞苗,7個人著實當了一個月的學徒。有些膽大又能幹的貧困戶回來就操練起來,雞越養越多,很快脫貧。

  羅桂前不是積極分子,也沒去外面學習。但看到有人養得不錯,他也領了300多只雞苗。沒想到,才養半年,就出現了上面的那一幕。

  村裏看到這種情況,很快發動成功的貧困戶來給他當老師。養雞能手過來一看,就指出了很多問題:雞欄不好,潮濕不通風;喂食不夠,抵抗力差長得慢;沒有打疫苗,雞瘟一來肯定中招。

  就這麽手把手地教了幾次,羅桂前的雞終于不死了。吸取前年教訓,2018年他養了200只,村裏幫他用真空包裝發到外地,一只淨賺20多元,僅此一項就脫貧了。今年他通過在縣婦幼保健院的親戚賣土雞,第一批早就賣完了,第二批還剩90多只。養雞鬧笑話的他現在也成了能人:“看雞冠顔色、看雞糞、看羽毛,有沒有問題,現在能懂了,再不鬧笑話了。”

  貸款辦下來

  從借錢難到資金不愁

  開著新買的小面包車,宜章縣五嶺鎮坳背村的廖迎翔,載著我們在山間轉來轉去,終于到了他的“蔬菜基地”。十幾畝冬閑田裏,成畦的大白菜、蘿蔔、菠菜沾滿露水。他隨手拔出一棵,泥土的芬芳,菜葉的清香,飄散開來。

  “为什么找这么远的地方?这里温度低,病虫害少,少打农药节约成本,蔬菜品质还好。”几年来,廖迎翔种菜种稻,已摸出些门道。讲起農業经,他一脸自信。“怎么卖出好钱?别人没有的菜,我要供得上;别人有的菜,我种得更好。”

  很難把眼前這個健壯、機靈的年輕人和貧困戶聯系起來。“那時候我父親重病,又養著小孩,家裏實在困難。”廖迎翔說。

  就這麽窮下去總不是辦法,2016年,廖迎翔想著籌點錢,買台小拖拉機,流轉些土地,當個小型種糧大戶。“種糧收益不高,但好歹穩妥。”可是親朋好友走一圈,才借到兩萬。“咱都是窮親戚,能有什麽辦法?銀行貸款不敢想,沒擔保沒抵押。”廖迎翔一時沒了法子。

  沒想到這話剛說沒多久,五嶺鎮上來了個楊高清。他是宜章農商行在鎮上網點的工作人員。

  按照當地扶貧小額貸款的政策,楊高清上門對廖迎翔家的誠信度、勞動力、家庭收入等進行了評估,最終對他授信4萬元,全由政府貼息。

  “手續一上午就辦完了,一個星期就拿到款。”4萬貸款加兩萬借款,還有政府的兩萬多農機補貼,廖迎翔買了台8萬塊的輪式拖拉機。早就流轉好的幾十畝地及時趕上了春耕,生活一下子就扭轉過來了。到了約定還款的2019年,他不僅還上貸款、新開辟了蔬菜基地,還買了台面包車。聽說還上以後還能續貸,順利脫貧的廖迎翔正謀劃著把蔬菜基地再擴大一些。

  政策對了路

  産業、金融打好配合

  羅桂前和廖迎翔的脫貧經曆,說明當地的扶貧辦法對了路。

  因戶施策,把産業就業落到細處。在羅桂前所在的青竹村,黃桃種植、民宿等業態相繼冒出來。它們補足了短板,分散了風險。“好政策引領好方向,打下好基礎,村裏的脫貧,完全可持續。”陳自文說。

  按照省裏的要求,郴州結合當地實際,在産業扶貧政策上注重讓貧困群衆跟上能人,能人跟上産業,産業跟上市場。全市累計投入産業扶貧資金36.79億元,引進、培植産業扶貧項目1367個。共有238家市級以上龍頭企業、1333家農民專業合作社、1609戶種養大戶、556個家庭農場參與到産業扶貧。2018年底,全市442個貧困村都建立了農民合作社,全市有産業發展能力意願的貧困戶7.4萬戶,全部都得到了財政、駐村幫扶工作隊或結對幫扶責任人的扶持。

  “啃動這幾塊‘硬骨頭’,關鍵是發展産業、促進就業。郴州市牢牢抓住了這個‘牛鼻子’。”市扶貧辦主任段被成說。

  一旦選准産業,金融就是關鍵。“沒有錢,啥都白扯。”宜章縣副縣長、金融扶貧中心主任尹旭東說,作爲湖南省第二批金融扶貧推進縣,最初貸款情況很不理想。必須建立一套提高效用、減小風險的機制。

  县里成立了金融扶贫領導小组,县委书记、县长以及20多家成员单位参与其中。从此金融扶贫不再是哪个部门一家的工作,而是形成合力,建立体系。

  楊高清說,宜章農商行鄉鎮支行設立了小額信貸專櫃,審批權限下移,簡化了審批項目。誠信度、勞動力、家庭收入三項,按照4∶3∶3的比例量化計分。“縣財政還設立了4500萬風險補償金,出台了盡職免責辦法,銀行和信貸員心裏都有了底。”

  貸款發下去了,怎麽用得好、收得回,當地也下足了功夫。“選擇脫貧主體,精准布局産業,産銷對接,讓産業真正能在市場中立得住,可持續。”尹旭東說。

  在宜章县,截止到11月,扶贫小额贷款已经累计发放超过1万笔,近4.4亿元。撬动社會资金20亿元投入扶贫产业。贫困户年均增收4000元以上。目前成功回收8600多笔,逾期率与不良率都为零。如今,郴州全市累计投放扶贫小额信贷资金22.6亿元,全市建档立卡贫困户获贷率达46.3%。也就是说,将近一半的建档立卡户,用上了扶贫小额贷款。(记者 何 勇 孙 超)

(責編:趙茉钰、寬容)
人民日報客戶端下載手机人民網人民視頻客户端下载人民智雲客戶端下載領導留言板客户端下载人民智作